道不同不相为谋

道同也不跟你谋

2018-12-15 62 23
无论多少艰难险阻都无法困住我皮囊下一颗滚烫真心的张扬,还有它对一切美丽事物的向往;沉重的咒枷束缚不了它,所有网罩也终将被打破,一如此刻—— 我人在家中坐,作业面前铺,其实我的心已经飞去cp23现场了。 2018-12-15 66 56
真实啊 一条鱼。: 老实说这些年我一直很体谅lft的处境。做一个单纯的平台是不盈利的,所以我忍了lft卖开屏,我忍了首页出现不相干的神奇广告,我忍了市集的存在感越来越强,我忍了甚至还挺支持lft做活动专题。比如我觉得百图斩和年终总结之类的活动,夏日主题、节气主题之类的活动都很有意义。 总之,只要不影响我使用的便捷性和清晰性,我还能有什么意见?身为创作者和使用者,lft很好用,我也希望lft长长久久。 时至今日,我同样明白Lft为什么取消消息中心、把市集做进去。 因为lft是一个弱社交平台,消息中心的心评推,对普通读者和观众来说几乎没有意义,只对创作者... 2018-12-15 3349
我忍不住攀比他人,在心里自惭形秽,数落自己过往、现今的过错,开始厌恶以后的自己,痛苦不堪过后,又将其揉碎在掌心,狠狠地按进泥里。 但也有人曾对着谁说过: “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2018-12-14 138
☁️(刺青)Cigarette ◎ @林加良衣 ❤️ ◎他将敛去一身锐利锋芒,褪去遮人耳目的皮囊,露出底下鼓动的红花蕊,让他身边都是他的芬芳。 “我想看着你,不行吗?” 2018-12-14 70 14
很霸道的话辽 摘纪录: 当你有了观点的时候,你就有了敌人,你懂的越多,懂你的人必将越少。不要和不懂你的人辩论,因为智商差是这世上最难弥补的距离,一个远不如你的人,和你的价值观相差甚远,是永远也不可能理解你的好。反而你的优点,会成为他眼中的缺点,这就是人性。 ——仲皓 2018-12-13 4547
☁️(朝俞) ◎瞎写写,超级短,假装更新 —— 夜间小吃街虽然热闹,但对于他们这种外地人来说,其实翻来覆去也就那几样差不多的。 谢俞也不怎么挑吃,全凭贺朝决定,两人其实很少出来吃,能在家就在家,懒得煮就喊外卖,所以对于贺朝来说,这也是一次为数不多的机会,然而优秀的他毫不含糊——显然是提早做足了功课,拉着谢俞就是东转西跑一通乱走,终于在一家烤串店门口停下。 “烤串?”谢俞上前一步,仰头看着头顶那四个闪着金光的大字“胡同烤串”,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于是转头看着贺朝,“你百度的?” 贺朝没料到自己会被揭穿,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嗯……都说这儿还蛮好吃的……” 谢俞险些... 2018-12-13 115 12
我会考好像考的不错 这几次事之后我终于得出了一个真理,吵架不是一定要吵赢,而是要看最后谁的姿态放得更低,越是能“对不起大家但我真的好难过”“我之后就退圈/退网了”的人,越是“占理”。 骂得凶的,你就是罪人,“你怎么能这么不尊重人?” 不过,正因为我知道,我只要稍微态度一软,跟朋友列表哭声惨,来一句“这该死的头疼和例假真tm折磨人”,我就可以把这件事躺过去了,所以我才选择换个咄咄逼人的姿态,我是在此事件里就是个“恶人”,但我却毫不心虚毫不怂。 因为我自己心里知道我不是。 现在我把这事捋捋。 骂麦兜的原因,是因为早在暑假,就由于一些事不... 2018-12-10 105 42
2018-12-09 103 203
大家好,我跟梓梓劳斯 @林加良衣 🔒了,🔑我吞了,我俩文绑了,我人生圆满了👼 2018-12-09 68 2
2018-12-09 48 27
☁️朝俞·考不考虑一下更爱我一点 ◎我试试水……还没写过朝俞 ◎其实是有后续的!! —— 夜幕从天边一线的地方牢牢笼罩下来,彻底吞没残余的夕辉。 谢俞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有点累了,在陌生的站点上车后,发觉贺朝没在身边,便只能靠着公交车座椅小憩一会儿,耳边是模模糊糊的人声和发动机的嗡鸣,有点吵,好在影响不大。 他总喜欢戴着耳机,不管周围有人没人,就算不放歌,那也要戴着,仿佛那样就能让他跟整个世界隔绝开来。 隔开所有的陌生与烦闷,像一场细密的小雨,雨霁以后什么也不留下。 没想到就这么半梦半醒地睡过去了,还是广播里的报站声将他吵醒,当一切声音又重新涌入耳中后,他坐直,才发现自己的脑袋一直枕在旁边的玻璃上,额头已经冰凉一片... 2018-12-09 273 32
dbq哈搭噶我喜欢凑凑热闹吃吃瓜,尤其是闲的时候,这次这个叫麦兜的我从很早之前就看他不顺眼了,所以这次大家能看看就随便看看,不想看就屏蔽我吧,我还就要骂她骂个爽。 之前那个叫林啥的套用新闻写qj梗,骂了不听,这个叫麦兜的亲友还来出头,本来就很不爽他了,自诩漠尚宋薛等圈的神仙,我看能力也就那样,没点自知之明还来拿粉丝压人,我简直笑死,8102年了粉丝不值钱的解解,没本事出来嚎啥呢嚎,你要不算算我粉丝跟你粉丝的差是多少??(手动狗头) 童车这事是真的好恶,不知道其他人爱不爱看,反正我是不爱,变小梗可爱是可爱,但也只局限于亲亲抱抱调调情了,开车啥的是真的毁三观。 另外他的支持者扬言... 2018-12-09 123 107
【冰秋】半世余温 大家都给我看!给我看!! —九阙—: *我流冰秋 *甜的,食用愉快 『谁凭剑拥雪一蓑, 浮生萍聚 难测分合, 闻笛枕烟波 鸾语成歌, 朝暮花落 归于山河 ——————月琢』 洛冰河推门出来时宴席正进行了一半。木门抵不住肆虐的寒风,吱呀在一声长长的叹息后... 2018-12-08 579 2
☁️胡胡会拥有评论吗(撑头) 2018-12-08 40 103
加了超多活动……平时就不发文了……肝活动稿 2018-12-02 14 30
她远比我想象中要好 “我为什么喜欢她呢?” 从冰秋坑里初认识,到她写第一篇长顾,我还记得她写第一篇长顾的时候在群里说了一句:“长顾太好了吧,但我写得好差。” 但我看它,也就是《归家》那一篇,的时候,是真实的爱上了,她是把她对原文的解读以及之后琢磨出的感情意味悉数融合在了一起,以华丽而不过分做作的叙述,以简短而深刻的抒情,衔接得半分不差,那是我对阿菁的长顾的第一印象。因为是自己远远不及的,所以深爱,所以才刻骨。又倒回去说阿菁的冰秋,接触的第一篇冰秋她早已删了,她不想再提的连载我也不提,拿《金雕玉琢》来说,当时... 2018-12-02 258 16
2018-12-01 93 65
〔6/7〕 ◎抱歉最近考试都没写 —— 南京新建的司令部大派阔气,听闻是中央派的关系户下来坐阵,这栋小楼就是为了他而特地赶工出的,总司令官名字叫严峫,来的时候坐着一辆擦得发亮的洋车,军帽下一副锃亮的墨镜,趁着中午人多排面大,大摇大摆地进了城。 本来按照惯例,这样的少爷来肯定是要被嚼舌根的,铺张浪费啊,摆官架子啊,甚至于牵扯到以后的增税挖款啊——当官的都这样,越是奢侈越是贪,净从百姓手里拿钱。 可这一个好像是个例外。 这位严峫长官,用行动向人民群众展示了什么叫人傻钱多。 第一件事,大手一挥,先让警察厅里的兄弟们涨了月钱——多的钱他出。 就在当天下午,巡警江停的办公桌... 2018-11-25 129 4
【如椿24h一宣 · 冬至】 come(勾引) 月半明: 有劳斯想来参加嘛! 一株枇杷树: 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 ... 2018-11-24 340 3
〔黄金台〕梦归 ◎给阙儿子 @—九阙— ◎这五千字都是我的父爱如山(我觉得好甜的) —— 天不亮,尚有半轮暗沉明月沉浮于天际,穹顶乌云漫天,零星的月光不多时就碎尽了,还未落地,便完全销声匿迹。 傅深很早就合衣睡下。 他是个跳脱的人,清醒的时候活跃得很,恨不得一蹦三尺高,将候府里的墙都怼个洞穿。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在睡着之后却极其安静,乖巧得像一只绒绒的小动物,鼻翼偶尔煽动,烘得气氛都暖和起来。 彼时他已睡熟,上下眼睫轻交,眉目唇角都舒缓地展开,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要下细观察,才能看清那隐藏在黑暗中的棱角分明脸廓,鼻梁直挺地戳着,鼻翼轻微颤动,表明还在呼吸。 连严... 2018-11-24 171 23
〔温周〕黑夜之后 〔11:30〕掉落 “这房间隔音怎样?” 补档〔一〕 ◎“我已经瞄准你了,你会怎么办?” ◎“下来肉搏” 2018-11-22 680 47
☁️〔冰秋〕冰秋爱情保卫协会 @降蓝 空间里答应给降蓝仙女的///// 爆字数了……淦啊 ◎过度意识流注意 —— 若要说起洛冰河少年时期干过的蠢事,经他本人描述,还真是数不胜数。 可这所有蠢事里最蠢的,只有一个,令他多年以后再想起,后悔不已。 ——一直没给沈清秋表白。 从头到尾,千言万语凝聚成zqsg的一个字,那就是——淦!!! 这件事慢慢说其实也不长,是这样的。 众所周知,洛冰河跟沈清秋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是同班同学,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冥冥中的缘分,中考那年,他俩考了一模一样的分,进了一模一样的高中,顺便还在同一个班。 知道内情的人都疯了。 还以为他俩只是平时普通的关系好,没想到私底下还藏着这么多猫腻。... 2018-11-18 433 36
〔5/7〕 ·甜饼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春季各种病毒肆虐,流感、腮腺炎、水痘早就不新鲜,身强力壮的市局警官们都有恃无恐,平时锻炼办案,一样没落下,身体好了吃嘛嘛香,颇有“全市得病我自逍遥”的得意之感。 严峫就是其中之一。 他还经常在家里对江停叨逼叨:“媳妇你看看最近,病毒全城肆虐猖獗至此,看看那群平时正儿八经的锻炼都不去的小喽啰,现在好,得了传染病,一个传染俩,警局里请假的排着队来找我签字,啧啧,这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不打下好身体的基础,现在就知道苦了!” 小喽啰江停一边埋头吃水果一边埋头应声连连,摆明了是敷衍他,还十分不应景地打了个喷嚏,后座力强得他一仰,险... 2018-11-18 209 9
〔4/7〕 冬日将近,又到了同盖一床棉被的日子,虽说跟平时也没什么差别。 江停不知从哪儿翻出一张支架桌子,四四方方的木头桌面,四只大开的桌脚。两人洗了澡后一边坐一个,中间搭上小木桌,再摆上两本严峫看不懂的书。 美哉。 人高马大的严峫显然跟这桌子八字不合,伸直的两腿甚至没地方挤,只能十分憋屈地缩着,给江停留下了伸直双腿的空当。 “怎么?”江停埋头看书,连头也不抬,“你挠我脚干嘛。” 严峫实话实说:“我闲得慌。” 江停睨他一眼:“再去刷一道碗?” “不了不了。” 屋里没开暖气,还没到时候,若是严峫一个人在家,早就满屋子暖烘烘了,不过江停不太喜欢一直开着空调或暖气,况且现在还没怎么冷得很,一床棉... 2018-11-17 207 5
Priest-过门24h招新(伪)预告 yeah!! 聆天: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Priest-过门|Lofter 24h 产粮活动——... 2018-11-16 618 3
〔3/7〕 江停总觉得自己在这种时候的确应该说点什么。 但是看着严峫那张快要涨绿的脸,他竟然少见的舌头打结,哑了半天,愣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只听严峫咬牙切齿地说:“谁去倒水……” 江停目光躲闪,团着被子连连后退:“反正我不去……” 刚才因为谁去接泡jio水的事,两人已经大动干戈一次,最后以严峫的失败而告终,认命去打了一桶水来,没想到洗完了,还要面临这样的考验。 双方僵持了片刻,谁也不愿在这寒气逼人的时刻从被窝里钻出去倒水,于是又回到了十五分钟前的活动…… 石头剪子布——! “不行!!!!”严峫撕心裂肺地惨叫,“三局两胜!!再来!!!” 江停好脾气地点了点头... 2018-11-16 134 3
TOP

© ☁️胡 | Powered by LOFTER